中医耳穴疗法开出“抗郁”良方

心理问题可以耳治?中医耳穴疗法开出“抗郁”良方

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 2022-03-18 15:00
来源 | 中国中医药报

文 | 本报记者张梦雪

科研证据证明,中国中医科学院开展的中医耳穴疗法治疗抑郁症不但疗效确切,而且机制明确——

“2021年10月29日,星期五,多云转晴。分手了,吃不下、睡不着,课业已经落下很多了,可是我学不进去,我想我病了……”就读于北京某高校的胡小蝶(化名)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段文字时,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为了“自救”,当天下午,她走进北京市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精神科。

“中度抑郁!”经过两个小时的检查、评估,胡小蝶拿到了诊断书,她觉得自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怎么挣扎都逃不出来。

“愿意试试中医耳穴疗法吗?”正在做临床病例收集的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博士生赵亚楠向胡小蝶委婉地提出了建议。心头迷茫、精神恍惚的胡小蝶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连点头,她没想到的是,看似简单的中医耳穴疗法竟是打开她“心锁”的一把钥匙。

两个月,“重启”人生

从医院回来后,胡小蝶开始尝试改变自己,每天早饭过后和晚上睡前,她都会坚持佩戴30分钟的耳迷走神经刺激仪。赵亚楠说,一戴上这个仪器,就感觉耳朵里有“嗒嗒嗒”的轻微刺激,身心仿佛也放松了下来。

耳迷走神经刺激仪佩戴示意图
“终于能睡着了,一觉醒来,我觉得全身充满力量。”“消失的食欲好像回来了,这一周,我长了快两斤了。”“我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了,以前总觉得注意力不能集中,也记不住东西,现在好多了。”……

胡小蝶把治疗中的感受详细地记录下来,赵亚楠几乎每天都通过微信了解她的情况。每隔两周,胡小蝶会来门诊复诊,评估一下精神心理状态。赵亚楠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被抑郁症折磨的小姑娘在一点点地恢复。

2021年12月24日,胡小蝶高高兴兴地来复诊,她说:“我仿佛重新活过,心里暖融融的,就像照进了阳光。”

“抑郁症是一种身心疾病,中医治疗优势非常明显。”岐黄学者、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研究员荣培晶是中医耳穴治疗抑郁症的课题负责人,她介绍,很多抑郁症患者像胡小蝶一样,具有显著的心境低落,意志、思维和认知功能下降,同时还会有明显的失眠、厌食或暴饮暴食、不明原因的浑身疼痛等躯体症状。耳迷走神经刺激仪就是针对耳甲腔里的耳穴心以及耳甲艇里的耳穴肝、肾进行温和、持久的刺激,通过整体调节“重启”人体机能。患者睡眠、食欲等躯体症状先得到改善,随着生活节律逐渐恢复正常,不良情绪也随之得到控制。

“一般治疗期是8周。”荣培晶谈到,只要随访6个月不复发,就可认定为已临床痊愈。通过大量临床观察可得,绝大多数中、轻度抑郁症患者经过8周的耳穴规范治疗,基本能恢复正常。胡小蝶就是在2个月左右时交还了耳迷走神经刺激仪,在接下来近3个月的随访中,她一直保持着较好的身心状态。

“脑病耳治”有科学道理

刺激耳部穴位,心情就明媚起来了,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荣培晶解释,抑郁症的发病与大脑功能异常有关,无论从中医角度还是西医角度,“脑病耳治”都说得通。从中医角度看,耳为“宗脉所聚”,在经络分布上,与少阳之枢关系密切,因此刺激耳朵上的穴位可以通过调整少阳枢机而“启神”,以此治疗抑郁症;从西医角度看,外耳是人体全息性最强的器官之一,耳甲区是哺乳类动物体表唯一有迷走神经传入纤维分布的区域,刺激耳穴可使神经冲动沿迷走神经耳支传递到与抑郁症相关的脑区,达到抗抑郁效果。

荣培晶研究耳穴疗法治抑郁症是受到她的老师、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朱兵的启发。2004年起,在朱兵的指导下,荣培晶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重要科研项目的支持,不断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

“有确切循证证据证明,耳穴疗法治疗抑郁症的效果不亚于西药。”荣培晶介绍,她带领团队开展的一项包含107例患者的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证明,对于首发轻中度抑郁症来说,单纯耳穴疗法比常规抗抑郁药西酞普兰更有效。又因为耳穴疗法具有副作用少、安全性高、疗效持续时间长等特点,在治疗抑郁症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

“中枢抗炎作用是关键效应机制。”荣培晶谈到,她带领团队发表于国际知名期刊《神经炎症杂志》的研究成果,首次证实了刺激耳穴经迷走神经可上调海马小胶质细胞α7nAchR表达,进而引起抗炎级联反应,并明确了α7nAchR/NF-κB信号通路可介导耳穴迷走神经刺激中枢抗炎,这是耳穴疗法抗郁的重要机制之一。

“明确作用机制是优化治疗方法的基础。”朱兵谈到,既然已经明确了耳穴疗法是通过迷走神经起作用,那么完全可以借助现代科技力量开发出可定量的新治疗仪器。于是,耳迷走神经刺激仪研制成功,该仪器可通过适当的电流刺激耳甲区而起到抗郁作用,胡小蝶每天用于治疗的仪器就是耳迷走神经刺激仪。

“很方便、很精准,患者容易坚持,这是高科技为‘岐黄古术’赋予的创新力量。”朱兵说。

让阳光照进更多抑郁症患者心里

“今天去见了赵医生,她问我最近感觉怎样,我觉得我已经完全好了,回忆起当时的心境仍然心有余悸,幸运的是我撑过来了,感谢中医,给我向阳而生的力量!”一周前,完成复诊的胡小蝶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段文字,她是走出抑郁症阴霾的又一个成功病例。

有多少人在饱受抑郁症的折磨?全球抑郁症患者超3亿。荣培晶谈到,就目前研究来看,大学生、孕产妇、老人、进城务工族、职场白领、媒体工作者甚至医护工作者等,都是抑郁症的高发群体。在我国,像胡小蝶那样主动求医的患者是少数,大多数抑郁症患者因为强烈病耻感拒绝向外界求助,他们的心灵长久地在黑暗中备受煎熬,造成的社会损失和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中医耳穴疗法这么有效,就应广泛推广,让更多抑郁症患者的心灵感受到阳光。”荣培晶一直坚守这样的初心,通过义诊、讲座、培训等方式大力推广这项技术,目前,已组织义诊800余次,惠及患者12万人,并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培训了10余万人,全国有100余家医院在使用中医耳穴疗法。

在荣培晶看来,当下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形势,也是中医耳穴疗法大有作为的时期,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员长期在疫情防控中紧绷一根弦,很容易受到情绪问题的困扰。早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初期,荣培晶就带领团队与武汉市第一医院、辽宁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针灸临床康复学院等9家单位共同合作,调查了406名抑郁倾向者,通过实践明确刺激耳穴对改善疫情下的情绪困扰非常有效。

“疫情刚开始时,我很恐慌,又加上长期、超负荷地在实验室检测核酸,心态就崩了。”某医院检验科工作人员李强(化名)说,自己在参与初期抗疫工作时产生了极大的焦虑情绪,在接受耳穴治疗一个月后,他整个人的精气神就提了起来。在这两年疫情防控和应对散发疫情工作中,李强一直坚守在核酸检测一线。

推广工作取得的成绩令荣培晶很欣慰,但她从未停下脚步,她希望中医耳穴疗法被更广泛地认知和运用,使其成为临床治疗抑郁症的常规方法,为世界各地的抑郁症患者带来光明和希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经络网 » 中医耳穴疗法开出“抗郁”良方

赞 (40)